子蛾蛾与迷恋之火

I was bornt and made this way

If there gonna be a judgement,it's gonna be by somebody else.

如果要有一场审判,自有神明裁决

【叶蓝】花语三十题——玫瑰

琴花剑蝶:


群里的小伙伴真是精力旺盛。


这只是一个脑洞,OOC有。


一入剑三深似海,已三年未动笔,渣文字慎入。


图来自百度。


以下正文。


===========================================


 


  “蓝河?这么巧,难得哥有时间上线,就能碰上你啊。”


  聊天窗口蹦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神说要有光的战矛正直直钉在了蓝桥春雪的脚下。


  蓝河泪流满面,真是太巧了。


  神说要有光的背后,野图BOSS正在不远处耀武扬威。


 


  若问蓝河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他一定会告诉你,是当年第十区开区的时候,不知天高地厚的他一口气向君莫笑发送了十八个好友申请。


  没错,如果不是当初他那么天真以为君莫笑只是一个值得拉拢的高手玩家,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的故事。


  不作死,就不会死。


  字字箴言,字字血泪。


 


  “大神,国家队训练不忙吗?你怎么还有空来抢BOSS?”


  蓝河是一个有责任感的好孩子,试图提醒叶修“喂干你的正事儿去别来捣乱”。


  “呵呵。”对方发了个叼着烟的得意表情,“劳逸结合才能发挥最大潜力,哥是领队当然要科学安排时间。”


  这段话发出来的时候,蓝河看到有那么十几个破烂小号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就对着BOSS一拥而上了。


  各大公会的精英团还正对峙扯皮呢,一眨眼的功夫BOSS就被人下手了。


  “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号,啧啧,十几个人就想打BOSS。”这是游峰电。


  “等他们灭了我们就接手,还得防着那几家。”这是天南星。


  春易老倒是没什么想法了,因为他看到了蓝桥春雪面前大模大样戳在那里的战斗法师。


  国家队训练期间和叶修一起出没的十几个小号,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那都是谁。


 


  兴欣公会的人突然就从人群中冒了出来,把各公会的精英团包围圈撕了个口子。


  不知名BOSS小分队带着BOSS就冲了出去。


  三界六道离着BOSS倒是挺近,带着人就想上去抢,结果不知名BOSS小分队里的一个枪炮师转过头来就是一炮,直接把三界六道轰翻在地,连带着他周围好几个精英团的高手都是东倒西歪。


  一眨眼的功夫,BOSS又远了点。


 


  蓝河还在看着远去的野图BOSS发呆,被叶修一句话拽回了天马行空的思维。


  “蓝啊,你看哥多想着你,BOSS都不去打跑来跟你打招呼。”


  “大神我宁愿你去打BOSS。”


  习惯性回答完,蓝河还在想着,刚才那个队伍里有个剑客,是黄少吗是黄少吗?


  “别看了黄少天早就看不见了,你看哥就站在你面前多帅多拉风,你多看看哥多好。”


  “滚滚滚滚滚!”


  这一身破烂装备也好意思说自己帅。


  蓝河伸着脖子努力往远看,没看到剑客,倒是看到又冲上去的三界六道被一个神枪手打飞了出去。


  想着如果三界六道知道自己被谁打了一脸血,蓝河默默地在心里点了根蜡烛,终于正视了面前的神说要有光,带着怀疑的语气问了一个他从见到野图BOSS小分队就想问的问题。


  “你是怎么说服他们来替兴欣抢BOSS的?”


  “哥可是他们的领队,领导懂吗?”一个得意的表情。


  蓝河没忍住吐槽:“……国家队为什么会让你当领队。”


  “因为哥是荣耀之神!”


  “大神你懂得什么叫做谦虚吗!!!”


  “呵呵,打败哥,哥就学学谦虚。”


  太不要脸了!能打败你我还在这里抢BOSS干什么?


  蓝河泪流满面。


 


  看着蓝桥春雪和神说要有光一直面对面站着也不动弹,想必是在私聊。梁易春忍不住站起来看了看隔着两个位置的蓝河,意料之中的一脸苦大仇深,连忙坐下给下面的精英团下了命令,全体后退,防止误伤。


  此时野图BOSS争夺战几乎毫无悬念地已经即将进入尾声,尽管各大公会还在努力冲击着兴欣的拦截,但是BOSS已经被带的没了踪迹。


  春易老一声叹息,觉得自己的名字起得真是不好,这个夏天还没过几天好日子瘟神就带着帮凶回来了,一个都惹不起何况是十几个,他觉得自己瞬间又老了好几岁。


  累感不爱。


  电脑屏幕上,前面离得不太远的蓝桥春雪终于还是没把持住自己,拎着剑对着神说要有光就砍了上去,然后被对手轻松闪过,一个圆舞棍抡翻在地。


  蓝溪阁的五大高手除了蓝河都扭过头去交代自己的团队,散了吧别看了没事儿了,BOSS我们放弃了。


  这种单方面殴打发生在神之领域的高手身上实在是不忍直视。


 


  蓝河的键盘一直在噼里啪啦地响着。


  神说要有光穿着一身破烂装备,面对蓝河的攻击左躲右闪,间或把人推倒踩住调戏一下,却始终没怎么攻击。


  可惜这并不代表蓝河能够命中对手。


  “蓝啊,不就一月没见怎么火气这么大?”


  不吭声继续出剑。


  “蓝啊,你这样哥会忍不住以为你在蓝溪阁被欺负了。”


  “才没!”


  “蓝啊,都说了多少次了来我大兴欣吧待遇优厚啊。”


  “想都别想!”


  “蓝啊,你看黄少天都来给兴欣抢BOSS了你就别挣扎了。”


  “……滚!”


  “蓝啊,枉哥不在的时候一直拜托老板娘给你送花啊,你就是这样感谢哥的吗?”


  蓝河的幻影无形剑冲着神说要有光就扑了过去。


  “你好意思说!!!现在大春他们每天都在问我到底是谁给我送玫瑰!!!我都要编不下去了!!!大神你能高抬贵手别送了吗!!!”


  “呵呵,来兴欣,哥就不用送了。”


  “叶!修!”


  “咳,蓝啊,莫气莫气,要不等这次比赛完了你请假我们出去旅游?”


  蓝桥春雪闻言收了剑,静静站了一会儿。


  “……还有不少假期,如果把冠军拿回来,那就勉强跟你去吧。”


  “呵呵,哥带队怎么可能拿不了冠军。”


 


  此时系统公告刷出,兴欣公会击杀了野图BOSS。


  有叶修在,怎么可能不是冠军呢?他想做什么,就一定可以做到。


  即使没有做到,自己也会请假陪他出去玩吧。


  呸呸呸,蓝河你想什么呢,必须是冠军好吗!


 


  蓝河捂着脸趴在桌子上,电脑旁边,粉红色的玫瑰花正开的鲜艳。


 


  你是我的初恋。


  ——没错,如果不算荣耀女神的话。


 


  ——END——

评论
热度 ( 120 )

© 子蛾蛾与迷恋之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