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蛾蛾与迷恋之火

I was bornt and made this way

If there gonna be a judgement,it's gonna be by somebody else.

如果要有一场审判,自有神明裁决

【DC/Batfamily】我代表文学的尊严判处你死刑

大地之衣:

警告:ooc,智障,搞笑不起来的搞笑文

可以当这是1234的贵乱排列组合看,也可以当大家都是恶毒的直男在相互挤兑(。

提要:提姆帮达米安写了学校的作业,达米安决定干掉他,杰森表示支持。

-----

  “达米安,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又和提姆打起来了。”

  “他写了我的作业,还擅自替我交了。”达米安咬牙切齿地说。

  “你在执行秘密任务,而赶不上这个死线你就要挂科,”提姆翻着白眼说,“全校都知道你是提姆德雷克的弟弟,丢人。”

  “听起来没问题……?”迪克迟疑地说,“还是我不知道你这么热爱学习?”

  “他写了我的文学作业。”达米安把一个平板摔倒桌上,好像那能作为证据将提姆处以极刑。感谢蝙蝠科技,抗震防摔。

  “哦那真是抱歉,”提姆毫无诚意地棒读,“要知道蝙蝠侠的罗宾入门小课堂没有文学课,不像刺客联盟必修诗歌朗诵。“

  “鸟宝你这已经是无差别攻击了。”同经历过刺客联盟的杰森指出。

  “摸着你的胸肌说话,大红,我知道你的枕边书籍清单。”

  “操你,小变态偷窥狂。”

  “注意语言。”迪克及时捡起平板,打断他们,“题目是‘请尝试对一部歌剧进行戏仿改写’,哇哦你们的作业真是……”

  “念剧情梗概,格雷森。”达米安不耐烦地拍桌子。

  “美丽而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罗姆男孩理查德——”迪克顿住,神情复杂地看向提姆。

  “本故事纯属虚构。”提姆一本正经地说。

  “如有雷同,纯属夹带私货。”杰森替他补充。

  “操你,大红。”

  迪克瞪了他们一眼,继续往下念:“……理查德和他的同伴们在烟厂工作,暗地里进行走私。提姆你——”

  “等等,这个人设我怎么觉得很耳熟。”

  “闭嘴往下念。”

  “智慧过人的军人提摩西发现了他们的不法勾当,逮捕了理查德,却在他的引诱之下放走了他,还加入了他的团伙。”迪克一边念一边翻白眼。

  “居然没有ooc,我要给你鼓掌。”杰森冲提姆竖起了拇指。

  “但是奔放自由的理查德很快见异思迁,爱上了只有肌肉没有脑子的斗牛士达米安,提摩西愤而出走……等等提米,我不知道你还没翻过这页……”迪克用悲伤的眼神看着提姆。

  “德雷克的弃妇情结这辈子都不会好了。”

  “哦,我早就不介意你选了这个小魔鬼当罗宾叫我退后还觉得我脑子有毛病要带我去看心理医生这件事了。”提姆说着踢了迪克一下。

  “提米……”

  “你们有完没完,”杰森一把夺过平板,“按这个套路小红你真是因爱生恨——等等?‘然后达米安在斗牛场里被牛捅死了,理查德才幡然醒悟谁是值得爱的人,从此和提摩西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操鸟宝你可以的。”

  “……”迪克都说不出话了。

  “虚构创作作者有道德豁免权。”提姆无比坦然地说,“而且它得了高分。”

  “它得了高分,在布里老师那里,名字耳熟吗?他教过你和格雷森。”达米安听起来要把自己牙齿咬碎了,“他问我对自己的兄弟有什么意见。”

  迪克已经捂住了脸,而杰森事不关己地翻看起正文。

  “我得说你人物个性把握得很好,的确值得高分。”

  “谢谢夸奖,“提姆谦虚地说,”主要是原型接近。”

  “这么说也没错,毕竟大家都是吉普赛人,”杰森赞同道,“都是个人就要撩一撩,撩完就跑。”

  “你真是个好读者,大红。”

  “所以我可以谋杀德雷克了吗?”达米安阴森森地打断他们,“除非你们还想听听他写的《小红罩的故事》?”

  “操你提宝,”杰森说,“我代表文学的尊严判处你死刑,小鬼你可以执行了。”


          End


我昨天去看了舞剧版的卡门,之前看歌剧版没觉得,舞剧版卡门真的好撩好可爱,婊气冲天(褒义)那种,是个人就要撩一撩,撩完就跑,留被撩的人在原地懵逼伤心草泥马奔腾,笑疯,这不是很像(滤镜下的)那谁吗?

再说吉普赛人和罗姆人其实就是一种嘛,种族都对上了,然后我脑洞就跑偏了。

然后今天和风苟太太聊到哥谭文坛,继续笑疯,于是就有了这个标题((

真的一直以来可能都误会刺客联盟了,他们其实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素质教育吧,教出来的孩子又有文学素养又有自理能力,和只会冲麦片的那谁和屋子都收不好的那谁天壤之别(靠

  



评论
热度 ( 57 )
  1. 子蛾蛾与迷恋之火大地之衣 转载了此文字

© 子蛾蛾与迷恋之火 | Powered by LOFTER